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在线 > 如何认清邪教的真实面目?

如何认清邪教的真实面目?

2018年09月20日 18:07:43 访问量:1570 作者:保卫处

      

        所有的宗教都是追求属灵生命,探索属灵世界和上帝奥秘的一门学问。无论是道教、佛教、伊斯兰教或者基督教,无一例外都属于宗教。它们都在努力地追寻着上帝的足迹,希望能从中找到某种共性,使人类始终能按上帝的意志行事,而不致因为迷惑总在黑暗中摸索,甚至陷入悲惨的境地。但是事物总有正反两个方面,有阴就有阳,有光明就有黑暗,有属灵世界就有属世世界。当宗教脱离开最初的目的而夹杂了太多的人欲,成为人追求属世情欲的工具时,宗教就可能会转变为邪教。

所谓邪教,就是打着追求属灵生命的幌子擭取属世财富、权力和地位等的属世组织。所以,邪教与许多的属世组织很相似,它们具有一些属世组织所具有的基本特征:邪教一定搞个人崇拜;邪教一定建立组织;邪教一定擭取金钱;邪教一定宣扬迷信;邪教一定毫无爱心可言,只是通过利诱、欺诈、胁迫或暴力等手段控制人;邪教一定政教不分;邪教一定剥夺人的自由。

任何宗教都有自己的偶像,但那都是属灵人物,只存在于属灵世界中。祂们存在的目的是为人类提供一个无私至善的永恒形像,一个效仿的榜样。帮助人们启蒙理性,唤醒良知,提升属灵生命。邪教也有自己的属灵人物,但一定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这个属世之人为了实现骗人的目的一定会不择手段地神化自己,如自称神佛降世,基督再临,末日拯救者等等。基督对此早有认识,他曾对信徒讲,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马太福音24:23-24)邪教的心思全不在帮助世人启蒙理性,唤醒良知,提升属灵生命上。恰恰相反,为了骗取人们的信任以便任由其摆布,他们编造谎言,故弄玄虚,树立偶像。利用世人的属世教条心散布迷信,愚昧民智。由于世人的灵眼大多尚未睁开,不能分辨属灵偶像和属世偶像之分,因此屡屡上当受骗。在《圣经》中,以色列人作为上帝的选民屡屡受到上帝的恩典,但是只要稍不注意,他们就会去膜拜人造的属世偶像。因为人的肉眼总是不能分辨真神与假神,他们更愿意相信那些肉眼看得见的木雕泥塑的偶像或是某个现实中的活人。上帝对以色列人的行为非常不满,祂藉着摩西多次警告以色列人,“耶和华对摩西说:‘这百姓藐视我要到几时呢?我在他们中间行了这一切神迹,他们还不信我要到几时呢?’”(民数记14:11)以色列人为自己属世的愚昧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因为你们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为圣,所以你们必不得领这会众进我所赐给他们的地去。’”(民数记20:12)以色列人在沙漠中徘徊了四十年,经过了整整两代人才进入上帝应许的迦南美地。以色列人尚且如此,世界上其他民族更是不明白上帝是属灵的,祂不是肉眼所能看见的。历史上中华民族也曾多次敬拜属世的偶像,为此屡经患难,遭受了不断的内战和外族入侵。但是中华民族始终没有忘记老天爷的存在,每到关键时刻中国人都知道要向老天爷祷告,好像从没有人教过,这仿佛就是扎根在心底里的信仰。中华民族自古信神,人们称中国为神州,自称龙的传人。而且中国人对上帝的崇拜一直持续到清末。直到如今在北京天坛祈年殿仍然供着“皇天上帝”的牌位。中华民族为此而深受上帝的护佑,到今天四大文明古国中其他三个国家都已不复存在,唯有中华文明一脉相承,成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延存的民族。当我们的属灵之眼睁开之时,就会明白上帝是属灵的,祂不会在属世世界中以物或人的形像出现,祂只存在于属灵世界中。因此,现实生活中那些人造偶像都不值得崇拜,凡明白道理的人都应当远离他们,因为上帝是忌邪的神。“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出埃及记20:5)

任何宗教在属世世界中都不会建立什么组织,招收什么成员,因为追求的是属灵世界的信仰,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正如道家所讲“道法自然”、“无为而治”,佛教所讲“人人皆佛”,基督教所讲的“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孩子”。所以宗教信仰完全是个人的事,并不需要成立任何形式的组织。如基督教就坚决反对成立组织,使徒保罗在信中写到,“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立比书2:3)“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提多书3:10)基督教起初只有一些很小的团契,它就是一群具有相同信仰的人聚在一起以诚实和心灵敬拜上帝,以爱人如己的信仰互相关爱。“所谓团契,其最大的作用便是信徒们首先互相亲爱,然后以其爱心,扩及于一切人类而已。”[1]

那么为什么后来又出现了等级森严的教会呢?这是因为随着基督教的影响越来越大,属世的情欲也随之越来越多地掺杂进来。出于属世的目的,人们又开始成立组织,树立偶像,制定教阶,任命神职,拥有教产,甚至成立教皇国。这些都是基督教陷入误区的产物,它们已经在宗教改革后被理性启蒙、灵眼睁开的信徒们扬弃了。今天的基督徒都知道“人人皆祭司,人人有召唤”,每个个体可以直接与上帝交流,不需要什么神职中介。信仰宗教实际就是个体追求属灵生命,那是要通过不断地学习、思考和祷告才能达到的属灵境界。不管是道教的真人、佛教的高僧或基督教的圣徒,他们都是通过这样一种修炼方式提升属灵生命的境界。但是邪教为了擭取属世世界的财富、权力和地位一定会在现实社会里建立组织,发展成员,努力抬高自己的属世地位。它们以世俗理性教导人,非但不能启蒙理性,唤醒良知,提高人的属灵生命。相反却将那些追求属灵生命的人引入了更加黑暗的邪道。正如耶稣所说,“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马太福音23:15)这些邪教与其他属世组织不同之处就在于使用的是形而上的属灵手段,使用信仰这种高层次的智慧欺骗世人。他们使那些追求属灵生命的人丢失灵魂,成为地狱之子。他们的罪恶是无边的,他们的报应也是无边的。“就是把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丢在海里,还强如他把这小子里的一个绊倒了。”(路加福音17:2)

宗教是不会重视属世财富的,因为属世世界的财富往往使人迷失方向,成为阻碍人提升属灵生命的障碍。正如耶稣所讲,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注:“玛门”是“财利”的意思)。”(马太福音6:24)保罗也曾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书6:10)现实生活中,金钱使人堕落的例子数不胜数。金钱容易使人骄傲,相信自我而拒绝依靠上帝。巴克斯特认为“当人在世上发达,他们的心思就和他们的产业一同得到提升,当他们感觉自己如此富有,他们很难相信他们是如此糟糕。”当一个人的财富积累大大占用他的时间和精力时,他就会疏远信仰和对社会道德的关注。现实中那些以宗教为名想方设法捞钱的人,如果不是无知就是诡诈。因为“神不缺钱,他更不需要你付出信仰受亏损的代价赚到的钱。”[2]所以宗教信仰者绝不会贪财,更不会以宗教的名义捞钱。但邪教却不是这样,他们一方面谈论着属灵世界的事,另一方面拼命擭取属世世界的财富;一方面仿佛对金钱不屑一顾,另一方面不择手段地大肆敛财供邪教首领挥霍。为迷惑教众他们也会拿出一部分钱来印刷书籍、发展组织,实际上还是为了扩大势力,擭取更多的财富。正因为邪教言行不一,行事诡诈,所以这也是邪教称之为“邪”的主要原因。

任何宗教都拥有一套严谨的理论,其中蕴含着大量的自然理性。邪教也发现了这一点。因为拥有强烈的属世情欲,所以邪教无孔不入,很多宗教都遭到他们的利用。比如基督教。基督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信徒广布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但是由于它的普世价值观对所有人都不设限制,所以不论什么人都可以加入。在清末时就有许多的不良教徒依仗不明真相的教士欺压老百姓。今天这样的不良人没有国外的教士借以撑腰,就自己创立宗教,利用基督教的一些理论,再加上自己的一番充满世俗理性的胡编乱造,居然骗过了许多灵命尚浅的信徒。邪教表面上利用宗教的理论,让信徒们以为是在信仰宗教,实际上却是用各种世俗理性和断章取义的手法歪曲和误解宗教。稍加留意就会发现邪教的理论完全缺乏理性之光,但却符合那些愚昧无知的信徒们的心理需要。他们打着保佑家宅平安、升官发财、升学就业等的幌子,使那些缺少自然理性以及世俗教条心太重的信徒,不知不觉中陷入迷信的泥沼,沦为邪教的帮凶。邪教充分掌握了人性自私贪婪的弱点,正如哲人所说,“受迷信之害的主要是那些贪求一时便宜的人。”[3]​

邪教利用利诱、欺骗、监视、禁戒、威胁、恐吓、胁迫、暴力等多种手段使信徒在封闭和压制的环境里内心中产生巨大的心理阴影,逐渐变得不敢想、不敢说、不敢做,什么都听信邪教的话。迷信使这些信徒失去了自由思想的信心和勇气,逐渐沦为不会思考、执迷不悟的行尸走肉,任由其摆布。邪教还会规定信徒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做什么等等,进一步限制信徒的行动自由,使信徒逐渐脱离开正常的社会。为了让信徒更好地接受邪教,邪教还四处散播神秘气息,仿佛宗教信仰是见不得人的勾当。邪教就是这样披着属灵的外衣行着魔鬼的勾当,表面上拯救人的属灵生命,暗地里一步步剥夺了人之为人的基本自由,将那些追求属灵生命却灵命尚浅的人推入了迷信的深渊。

仔细研究邪教理论都会发现一个致命缺陷,即缺乏爱心。

任何宗教都是充满爱心的,都对这个世界保有一颗赤子之心。道教的济世救人、佛教的普度众生、基督教的爱人如己等等都是如此。相比而言,邪教却毫无爱人之心,其涉足属灵世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擭取属世的财富、权力、地位和荣誉。正如耶稣所说,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马太福音24:11-12)因为没有爱心,所以他们可以不择手段,利诱、胁迫、欺骗甚至暴力等都是他们惯用的工具。而真正的宗教信仰者能够使用的工具只有一个,就是诚实。诚实地爱上帝,诚实地爱人如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因为他们相信,“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马太福音5:37)其实,真正的宗教信仰者都是以爱心为人服务,他们积极维护世人的属灵自由,进而为世人创造一个更好的属世世界。在此过程中,他们的属世财富不会增加,甚至会减少;他们的属世地位也不会提高,不会有人对他们仰慕;他们也没有什么属世权力,不会对他人在属世方面产生任何影响;他们为人处世都是公开的,没有什么需要遮遮掩掩;他们的自然理性始终在闪耀着光芒,时间越久越明显。而邪教的人以自私之心为人服务,表面上似乎没什么区别,甚至信邪教的人比真正宗教信仰者表面上还要积极。但是邪教的人有明确的属世目的,他们成立组织,搞个人崇拜是为了获取权力;募集资金是为了供邪教首领挥霍;他们用世俗理性歪曲宗教本质,欺骗信徒,是为了使信徒迷信他们;控制信徒思想,剥夺信徒自由,使信徒沦为行尸走肉,是为了任由其摆布,成为邪教的帮凶。仔细剖析邪教,你会发现邪教的肢体里没有一点爱心,有的只是一颗冷酷的石头心。

任何宗教是不会介入现实政治生活的,因为它追求的完全是属灵世界。但是邪教不同,他们的目标除了属世财富外还有属世权力。所以邪教一定政教不分,这是邪教的本质使然。如明清时期的白莲教,清后期的拜上帝会,民国时期的一贯道等。这些邪教都是打着济世救人的幌子行着捞取属世财富、权力、地位的勾当。邪教的人与宗教信仰者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对两个世界的看法,信仰宗教的人不会在乎属世的财富、权力和地位等利益,更不会抛弃属灵的生命去追求属世的豪宅、香车和美女。在他们眼中,上帝的国高于地上的国,天上的财富重于地上的财富。因此,属世的利益反而是灵魂进入天国的羁绊,因为耶稣讲的很清楚,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马太福音19:24)他们努力地追求属灵的自由,每每会做出一些常人无法理解之举。比如出家、裸捐甚至为了追求真理牺牲自己。而邪教的人绝不会这样,他们即使说的多么动听,时间一长狐狸的尾巴就会露出来。正如耶稣所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马太福音7:16-18)在属世利益的面前,邪教的人没有不动心起意,互相侵轧的。这也是邪教为什么总是不会成功的根本原因。

如果说邪教的人出于自私的目的涉足属世世界的政治,那么信仰宗教的人会不会也涉足属世世界的政治呢?答案是肯定的。宗教信仰虔诚的人也会在属世世界中发挥作用,因为人毕竟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主体。比如一个好基督徒,在属灵世界中具有一个虔诚高尚的灵魂,在属世世界里又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但是如何保证一个外部的属世世界不会干扰个人内心的属灵世界呢?经过上千年的努力探索,宗教信仰者终于在《圣经》中找到“政教分离”的渊源——“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马太福音22:21)。约翰·加尔文对此作了这样的解释,“人是处于两种管制之下的:一种是属灵的,由于属灵的管制,良心得到造就,知所以对上帝存虔敬之心;另一种乃是政治的,由于政治的管制,人得到教导,在人类的往来关系中遵守社会本分。这两种一般地被划分为属灵的与属世的两种权限,并无不合”。[4] 宗教原本是为开拓人的属灵自由而创设,政治原本是为保护人的属世自由而设立。两者皆为自由而设,却属于不同的两个形态领域。一个是形而上的精神领域,一个是形而下的物质领域。两个世界既相互独立,又相互融合,共同存在于人类世界中。当属灵世界和谐了,属世世界也会和平繁荣;当属世世界真正实现了民主自由,属灵世界的自由也会得到相应保障。“政教分离”的理论出现使宗教和政治划清了界线,进而为属灵世界和属世世界划清了界线,人类不会再为两者之间的纠缠不清而困扰。

虽然政治与宗教分开了,但是如何才能使人的自由能够在属世国家的政治上得到保障呢?宗教信仰者经过长期地思考发现,必须恢复人类最初的主人形象。他们又在《圣经》中发现了“人为万物之长”的渊源——“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创世纪1:26)原来人的权利来自于上帝的恩赐,那么自然而然宗教信仰者就提出了“天赋人权”的观念,并创造出一个今人喜闻乐见的词——人权。最早捍卫人权的斗士是西班牙天主教修士巴托洛梅·德·拉斯卡萨斯。在十六世纪西班牙美洲殖民地,印第安人过着奴隶般的生活,作为一个献身属灵事业的人,拉斯卡萨斯目睹了属世世界的贪婪和残忍。为了唤醒人们沉睡的灵魂,也为了上帝的荣耀,他奋斗了半个世纪来维护西班牙殖民地印第安人的基本权利。这在当时简直是不可想象之事,他面对的是殖民国家、天主教会和不理解的民众。一个人单枪匹马与整个世界作战,结果可想而知。但是,今天看来,胜利的是拉斯卡萨斯。

将人权观念落实到书面文字上和现实生活中的也是那些宗教信仰虔诚的人。如英国思想家约翰·洛克对人权概念进行了高度概括,人天生就应该享有某些不可让出的自然权利,如生命、自由和拥有财产的权利。这些权利不是人造的,而是上帝出于创造者的恩典而赋予人类的。最先实现人权思想的是美国建国初的先贤们,《独立宣言》起草人托马斯·杰斐逊

在《独立宣言》中写道:“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边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自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要件,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自由就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生命就失去了意义。自由又可以按照精神和物质两种层面分为属灵(形而上)的自由和属世(形而下)的自由,而宗教信仰者捍卫的主要是属灵的自由,包括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信仰自由等自由,当然实现上述自由也必须同时捍卫这些自由的载体——人身自由。这些属灵的人涉足属世世界的政治生活,是因为他们很清楚人是两个世界的主人,即使一个世界守护地再好也不能保持整个世界的平衡。同时他们也很清楚政治的真实含义,“政治的真正目的是自由。”[5]

真正的政治带给人的是自由,而非枷锁。良好的政治生态必然会给民众带来丰富的物质生活和丰盛的精神生活,能使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更高层次的属灵生命。若非如此,政治只不过是政客们手中的权术而已,与邪教手段不同,目的一致。有感于属世之人的贪婪和自私,宗教信仰者在属世世界中往往是付出了巨大的的个人牺牲才换来了所有人的幸福生活。正如康熙皇帝对南怀仁的评价,“奉职勤劳,恪恭匪懈;秉心质朴,始终不渝”[6]。他们本身并不在意来自人的荣耀,他们含辛茹苦,过着孤单寂寞、遭人误解甚至逼迫的生活。他们在喧嚣烦躁的尘世中过着平凡简朴的生活,没有过多的欲望。因为他们信仰的是上帝,那才是他们希望获得荣耀的所在。正如南怀仁临终前给康熙皇帝的留言,“臣所作所为之惟一目的,即在东方最伟大君主身上获得世界上最神圣的宗教的保护者。”[7]

     

 总而言之,真正宗教信仰者介入属世世界是为了给世人守护一个自由的属灵天空;而邪教之人却是为了给世人套上一个属灵枷锁。宗教与邪教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一个赋予人自由,一个剥夺人自由。

编辑:何刚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
正规网投平台版权所有 陕ICP备17018201号-1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8
联系地址:陕西省宝鸡市东开发区高新大道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20 www.brainvit.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商丘市第二中学第三实验小学 正规网投平台 绵阳市七一剑南路小学 湖南益阳国基实验学校 平舆县第一初级中学 江苏省泰兴市老叶小学 成都市籍田中学 忻州市创奇高中学校 文津教育集团湘阴文郡城东学校 忻州市教育局 青海省循化县积石小学 莘县实验高中 沅陵县思源实验学校 冕宁县第二中学校 江苏省泰兴市新街小学 四川省南充龙门中学 邛崃市临邛镇拱辰初级中学校 高平市东方红小学官网 天津市津南区咸水沽第三小学 江苏省泰兴市车马小学